三晋关公文化网
您现在的位置: 三晋关公文化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关公典故 >> 正文

德州民间传说——水管驿的关帝

文章来源:中华关公文化网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5/8/19 23:20:01
   德州周围的老人都知道,水管驿关帝庙的关公塑像最像、最灵,据说这是经山西运城商人们认可的。这样的评价是怎么来的哪?还得从德州知名的廉吏萧惟豫说起:
  萧惟豫,字介石,号韩坡,德州竹竿巷人。幼时聪明好学,素重视自己的气节。成年后先后考取举人、进士;殿试二甲,授翰林院庶吉士;内弘文院编修,封文林郎,先后为江西典试正主考、直隶武乡试正主考、内国史院侍读、提督顺天等处学政等职,可谓德州的高官明吏。
  萧惟豫品学兼优,贤能称职,洁己惜士、秉正无私、奉公克己,深得皇帝器重,为此,皇帝曾下旨对其进行表彰。而萧惟豫对于上门送礼之人,一律拒之门外,使之黧①面而愧。故同事们对他大有众怒难犯之惧,因此,难免会遭到排挤陷害。
  果然,因他推荐的贡生犯贪污罪,他即遭到同仁的参奏,起初皇帝不信,可萧的同仁无一为其美言。皇上即派员到萧府搜查,结果其家中除了数卷图书外,别无其他值钱之物,使那些污陷诽谤他的人无瘢可索。
  萧惟豫一气之下,就力乞终养以归,朝廷却允准其告归。为此,他租了一只小木船,装载全部家当回归德州,离岸时他当众对天起誓:“若萧某有金载于舟,此舟当沉于河中……”。结果船未到德州盘缠就已用尽,—朝廷高官竟清贫到如此地步!
  回家后,幸亏有祖上留下几亩薄地,而勉强维持生计,后父母相继离世,因处理后事家境更加困难了。街坊邻居对其帮助时,可耿直的萧翰林则拒收,弄得邻居们都不好意思了,但邻居中也有势利眼的小人。
  某日,某邻居家丢了一只鸡,竹竿巷多为富户,唯萧家一贫如洗,所以,该邻居就怀疑萧夫人偷了鸡。并当众对其指责谩骂,萧夫人问心无愧那能承认,对方却貌似证据确凿,双方就吵了起来。
  最后萧夫人说:“我要是吃了你家的鸡,我到关帝庙门前就摔跟头②,你要是诬赖我,到那里你也摔跟头。”当即双方击掌为誓,二人就到附近的关帝庙去,后面跟了好多看热闹的人。当二人路过关帝庙的门口时,萧夫人果然摔倒了。偷鸡的罪名,就名正言顺的落到萧家人的头上了。从此,萧家的威信一落千丈,街坊邻居也不愿与其来往了。
  很注重气节的萧翰林对此很生气,多次逼问夫人,偷没偷人家的鸡?萧夫人肯定的回答没有。多年夫妻是相互信任,后来萧翰林就不再追究了,萧家又一次默默地承担了这不白之冤。
  某年皇帝出巡住在德州,想起了萧惟豫,感到当时有些对不住这位清官,故亲自召见并赐御书一幅,然后对萧翰林说:“过去的事就不提了,从今日起朕恢复你的官职,只因你太耿直,朕赐你随意挑选官位,你看如何。”萧翰林说:“谢主荣恩,微臣原到鹰潭去任县令,请圣上准奏。”
  皇帝听后大笑:“你一个堂堂的三品翰林,要去当县令!”萧翰林说:“对,勿请圣上准奏。”皇上知其人固执,自己又有言在先,无奈就笑着说:“朕委任三品翰林萧惟豫为鹰潭县县令。”萧翰林立即跪倒叩首道:“谢主荣恩,臣萧惟豫接旨。”
  三天后,萧惟豫起身前去上任,一个小小的鹰潭县,来了个三品的翰林县令,上下左右官员又都知萧某的为人,哪有敢来为难之人,那真是上下政令畅通,不到半年鹰潭就被其治理的有条不紊了。
  某日,萧惟豫到龙虎山中,张天师③府去拜访。
  二人见面几句客套话后,张天师说:“我想翰林来此必有贵干,可我反复思量,却怎么也弄不明白翰林的来意,故请赐教。”
  萧翰林就将他家被邻居污蔑偷鸡,打赌又在关帝庙前丢丑之事说了一遍。并说如此事确实是我家贱妇所为,请天师不要庇护,我也不会去责怪夫人,只是想心里明白,我家是否冤枉而已。
  张天师说:“按说世上一般的事都瞒不了我,可翰林你所提之事也太小了,真的把我难住了,这样吧,我把关二爷请来,问问他可知此事。”
  萧翰林说:“那就有劳天师了。”张天师说:“请翰林暂且在外屋等候,可千万不要去偷看,切记。”说完就进了里屋。
  萧翰林在客厅等着,片刻见一道亮光进了里屋,就听张天师说:“请问关二爷可知某日有两个女眷在你门前走,其中有一人摔倒了这事吧。”过了还一会,就听到类似铜铃般的声音说:“想起来了,确有此事,那天有两个女眷刚走到我的门前,见一个刺猬精将其中一人推倒了,我想你这个刺猬好坏,只因那女人没受到伤害,我也就没责备它。今天才明白,原来是这个畜生冤枉了翰林夫人,这回非治治它不可。”萧翰林心想这就是关老爷了……。
  常言说做鬼瞒不过张天师,就听张天师说:“哦,是住在董子台的那个刺猬精吧,它可从来不扰民,这次它又是何为哪?”
  刹那间又一道亮光进了里屋,就听关二爷说:“你这个畜生,那天为何将翰林夫人推到,么非真的是萧家偷了鸡不成?”
  就听一个尖细的声音说:“回天师、关老爷,那家的鸡是一个乞丐偷的,不是翰林夫人所为。本来此事与我无关,只因那天她们的吵闹声影响了我练功,我就出来看了看,就听说她们打赌要到官老爷的门前去,看谁能在哪里摔跟头。我就尾随之,然后随意将其中一位推倒,确实不知推倒的是谁。那知这一推却冤枉了翰林夫人,我有罪。”说完就给张天师跪倒,再三哀求饶命。
  这时关老爷说:“好了好了,事情弄明白了就行了,你这畜生,今后如再惹事看我怎么治你,快滚回去吧!天师,此事就由我去处理吧,保证还翰林家一个清白。”说完室内静无声息了。
  一会里屋门打开了,张天师走了出来对萧翰林说:“翰林全听见了,我就不多说了。”他抬头一看,萧惟豫正在擦眼,就摇了摇头说:“我不叫你偷看,就是怕有如此后果,关二爷的脾气就是这样,我是没办法治好你的眼,翰林的眼就只好如此了。”
  原来刚才听到关公在屋里说话时,萧翰林出于对关老爷的敬重、好奇,就在门缝里偷看了一眼。那知他一生仅一次食言,就落了个瞎一只眼的后果,知自己不对故对天师的指责无言以答,只好尴尬的告辞回衙。
  萧翰林拜访张天师后,不几天,德州衙门捉到一个在大户人家盗窃的乞丐,在审讯过程中,他承认还在竹竿巷偷过一只鸡,衙门捕快来丢鸡的人家求证时,街坊邻居们才明白,上次冤枉了翰林夫人,那位丢鸡的邻居,也上门来赔了礼道了歉。
  再说,萧惟豫回到衙门后,下人见翰林的一只眼瞎了,都想办法帮忙医治。萧翰林知道治不好,本应推辞。可仔细一想,这正是辞官的好理由,就顺其下人去折腾了。四处求医谁也治不好他的眼,半年过后,朝廷同意了萧惟豫回家治病的请求,这次名正言顺的辞官回家了。
  这次回家虽是堂堂正正的三品翰林,可俸禄却寥寥无几。家中本来就贫困,却又乐善好施,故依旧是贫困度日,正像他自己所说:“傍河为园,诛茅为屋,编槿为墙,寤食游息其中,足不入州城……”,“盗贼相戒不入其乡”。
  话说因黄河决口,运河的船运事业由此而衰落,河边的安德水管驿失去了作用。德州官府亦将其改为“关帝庙”。为将此事办好,也算是对萧翰林的一点资助,就聘其管理此事。
  萧惟豫办事认真是出了名的,水管驿关帝庙在他的监督之下,花钱少且质量极佳,特别是在塑造关公像时,因他亲眼见过关公,他一丝不苟、严格要求,所以,塑像非常逼真,故获得了德州水管驿关帝庙的关公——最像的评价,而且得到了关公故居山西运城人的认可。
  在水管驿关帝庙的落成大典上,人们推荐萧翰林为关公像揭彩,当披在关公塑像上的大红彩绸慢慢落下时,萧惟豫的左眼突然恢复了视力,众人极为震惊。
  为此,德州水管驿的关帝最灵验的佳话,传遍了州城大地,一时间,水管驿关帝庙前车水马龙,烟雾缭绕、鼓乐升平、香客不断。
  正是:庙宇天成秀古今,烟雾缭绕紫气临,奇秀堪如蓬来岛,彩霞辉映无上尊。
责任编辑:福贵 

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昵称:
内容:
验证:
网站维护:QQ:258341599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 晋ICP备10006428号-2 技术维护:QQ258341599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