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晋关公文化网
您现在的位置: 三晋关公文化网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实言关帝 >> 正文

抗日部队吕梁山与日军激战关帝庙

文章来源:中华关公文化网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15/9/4 13:33:16
   文革时期,我和杨部的一个冯排长, 同关在一个土牢里。土牢设在一座露天舞台上,除了一道千疮百孔的幕布以外,就再无任何的挡风设备了。时值隆冬,北风呼啸,我们真象被投入到一个冰窖里,夜晚难以成眠。我和冯排长,脸对脸蜷成了两张弓,但睡意被北风全部都卷走了。为了打发这漫漫的寒夜,那个冯排长为我讲述了一段,他当年追随杨团长,激战关帝庙的传奇故事。
   杨茂斋团长,目不识丁,是咱河津人。早年在盐池里是个偷盐贼,门第不高。但他偷盐不用肩扛,而是赶着大车大摇大摆地往出拉。他彪悍、敢斗、是个亡命之徒。而且他手下有一伙风风火火的二杆子,没人敢惹。
   芦沟桥枪声响起之后,在响彻云霄的 “救亡”声中,这个已经泯灭了“良知”的偷盐贼也震醒了。他折断了鞭杆“婆日的!先打日本,打走日本再偷盐!”他拉起了队伍。乱世出英雄,时间不长,他的队伍已发展到几百号人了。他本人勇猛好斗,斗起来只考虑输赢,从不考虑个人安危,象那“黑旋风李逵”一样,是个莽汉。他有一手好枪法,站在当院,对着北坡一带的窑壁,能够三弹穿一孔。十冬腊月,和弟兄们打赌,在院内摆上香炉,香炉里插着五柱点着的香,夜晚之间,他看着香上的五个光点,在一百米内,他能一枪打一个,弹不虚发。后来他的队伍被闫锡山收编了,有了正式番号。但闫锡山要他到乡宁去建军。并令他全部开拔,一个伙夫都不能少。杨茂斋狐疑不定,怕闫锡山将他的队伍拆散花编,但又不能不去。他再三推诿,最后还是去了。他带队上了吕梁山后,闫锡山专门在“克难坡”接见了他,在座的还有闫的几位高干。
   闫问:“杨团长,认识字吗?上过几年学?”
   杨答:“ 没有上过学, 自小就在池底下混, 后来,赶大车弄盐。”
   闫问:“那你懂得啥叫战略、战术吗?”
   杨答:“不懂,不管啥略、啥术,他来了我就打、跑了就去追”。
   闫说:“那你团长就太危险了。”
   他说:“危险就危险,  打日本本来就危险!要是打死了,权当我妈没生我!”
   闫不悦:“以后要好好学习,不认字不行。你手下有千十号人哩!”
他的队伍并未被拆散和改编,   还为他补充了枪弹、军装,并改名为“汾南游击支队”。但那个“危险团长”的绰号,便在闫锡山部队里,一直地流传着,一说“危险团长”,大家就知道是杨茂斋。
   乡宁建军回来,他有了满员装备和足够的军用物资,他的积极性更大了。闫锡山给了他一项新的护粮任务,就是闫在汾南的游击政权征下军粮以后,要由他掩护送往吕梁山的根据地。因为他在汾南和日伪作战,历有小胜,日本人、皇协军见他都有些烧手。几百辆粮车,乘着夜晚,向北行进,当走到皇协军的关卡炮楼下时,他的士兵便朝着炮楼高喊:“告诉你们队长,杨团长今晚路过此处,切莫惹事生非,谁敢响一枪,火烧了你们的炮楼!”少顷之间炮楼上便会扔下两条“苍穹”牌纸烟,作为联谊,表示车行车路,马行马路。杨茂斋的名气便越来越大了。后来日本人也喊他“危险太君”。
   日本人为了肃清敌占区的抗日势力,想将杨茂斋部聚而歼之!
   那时他的活动地区就在孤山、秸王山、新绛、秸山一带。有天,杨部驻在岳村、涧沟、上原村一带。团部设在涧沟村西的关帝庙里。三村之间,构成了“品”字形,涧沟是两口上的那个“口”字的位置。杨团长突然接到内线情报,日本人在陈庄抢粮。陈庄在坡下的平川地带,距涧沟有十几里地。据情报称:陈庄抢粮的日军仅只二三百人,除六七十个日本兵外,剩下的全是皇协军。
   杨茂斋对这一带的地形了如指掌。涧沟村西,有一道横宽一里左右的深沟,沟上有可通两人并行的砖石结构的一座小桥。这桥便是沟通涧沟村东西交通的栈道。老几辈人都是这样,除此而外,再无可以逾越这条深沟的途径了。那团部所在的关帝庙,在横沟之西。庙宇宏大,正殿五间,是铜瓦包沟、房高柱坚。偏殿三间,厢房五六十间,围墙高而且坚。庙门厚约三寸,并用铁页包裹,钉着虎头钉子,十分坚固。
   这个莽夫团长,凭着地理、民情的优势便下令全部出动包围陈庄。
   他根本不知这个内线情报是个诱饵。日寇这次出动五六百人,加上皇协军将近三千人。是从万泉、河津、安邑等七个县集中起来的。指挥这次作战的头目叫田村义雄。是个非常毒辣的刽子手,事后得知,东北“潘家峪”杀害中国三千和平居民的惨案,便是他的“杰作”。
   部队开始跑步向陈庄前进,抵达陈庄后,开始将东南、西北四门,各用五挺轻机枪封锁起来。杨团长便下令进攻。这时村里确实只有二三百人,他们便上到房顶上,进行抵抗。剩余的两千余人,都利用地形、地物埋伏在村外四周的沟沟凹凹里。打了一阵,不见敌人突围,杨团长身先士卒,率一个营冲入村里。就在此时,敌人开始了反包围,汉奸大喊:“别让跑了杨茂斋,要活捉杨茂斋!”杨茂斋双手卡腰,站在陈庄的当巷也大喊:“杨茂斋在这儿,你们来吧!想吹你老子一根球毛,也难。”他下令“撤”,但突击队被敌人堵在村里撤不出来。杨团长命令三营接应突击队,三营从西门冲入后,突击队被围在一间当铺里只剩七人了。他们尾随三营刚出西门,敌人便蜂拥而来。三营长庞拐子怯敌而逃,这时队伍放了羊,向涧沟狂逃。要不是杨团长率一二营硬顶一阵,三营战士很可能被敌活捉。队伍且战且退,日军尾追的距离,仅只半里多路。退到涧沟那座小桥,桥窄人多,拥挤不堪,又兼尾追的日军相距只有二百米左右,情形很危急。杨团长大喊:“退守关帝庙”一营上正殿房顶,用机枪密集射击,压住敌人的速度,二营上刺刀准备肉搏。一营在正殿房顶上用二十挺机枪,密集射击,确实压住了敌人的进攻。部队利用这个时间,才撤进了关帝庙,用麻袋装土掩住了庙门,只有死守,别无退路。
   杨团长进庙后先枪毙了贪生怕死的庞拐子,  一下子把队伍都镇住了,各营很快进入战备状态。
   这时太阳只剩下一竿高了,日军调整了布署后,便开始四面进攻。战事进行得十分惨烈,现在唯一可以设防的,即庙内的各个房顶。但这个固定的目标,在敌人的迫击炮、掷弹筒、钢炮、野炮的轰击下,轰然倒塌。已有四个排的兵力,被敌人的炮火击毙在房顶上,子弹也不多了,最有近战威力的手掷弹,五人只平均一个,子弹人均只有六发,敌人的攻势却不断在增强。敌人升空的照明弹,把关帝庙照得老鼠都难以匿迹,烧夷弹,把偏殿和关帝正殿的两隅廊柱全燃烧起火了,偏殿中的伤员有的竟被烧死。
   杨茂斋团长,这时在关帝正殿上,垂着头来回地转圈圈,他象一只丢了儿子的母獾,焦躁不安,一会儿他突然跪在关帝像前:“关帝在上,我茂斋自率军抗日以来,从未打过象今日这样败仗。现在身困庙中,战无法战,突围又无法出去,特请关帝显灵助我一臂之力,或战或守,请关帝显灵明示……”这时外面杀声再起,火光熏天。他突然掏出手枪,对准了太阳穴“关帝既不显灵,大概我杨茂斋命该如此!”他一扣扳机,啊!塌火了!他取出弹梭一看,里边压着二十发子弹。这时他的卫士瞧见,将他从身后一揽,强夺下了那支手枪。就在此时,敌人轰开了庙门,拥进四五十个日军。他跃出正殿指挥反击,两军对峙于关帝庙门口。天地突然静了,日军的枪一齐都哑了,干拉枪拴推弹上膛,就是打不响。杨团长端起一挺轻机枪,呱!呱!呱!把那四五十个日军,全部击毙在关帝庙门口。此时庙内士兵大喊“关爷显灵了!关爷显灵了!”群情激昂,士气大振。
   他消灭了庙门口的日军后,组织部队准备突围。“一营向南佯击,二、三营朝北直上。如被击溃,要各自为战,三日后集合地点仍是关帝庙!”
   他将突围事情布置完毕之后,再次进入关帝的正殿,意思是感激关帝显灵相助,向关帝辞行。哪知进入正殿之后,他大为诧异,此时关帝的脸上,热气腾腾,而且额头上也涔出了豆粒大的汗珠。啊!怎么不见了周仓塑像、关帝的青龙偃月刀哪里去了?这是怎么一回事……
   这时一营向南佯击的枪声响了,这招果灵,日军向北活动的部队,中途折回,向南疾进。就在这个隙间,他率领二三营从敌人的运动空隙中向北直插而上。日军如梦初醒,全力北追。这时他即令二三营控制地形,掩护一营北撤。但弹药殆尽,只有肉搏了。忽然侦察排长报告:“往北再走半里,涧沟的横沟上,有一座钢桥,并排可行两人,我军完全可以过桥东进……”此时一营也在敌运动空隙中穿过,赶上了部队的行军序列。他令二三营掩护,一营过了钢桥后占领地形,再掩护二三营过桥。他命令把二三营的子弹、手掷弹,五人集一人,剩余的徒手随一营过桥。一营在辟哩啪啦的枪声中过了那钢桥。二三营由于五集一,人也不多了。在一营掩护下也踏上了钢桥。日伪军此时已蜂拥般地攻上来了。他和二三营过桥的士兵是前脚对后脚。二三营下桥日军上桥。一营拼死掩护二三营,还不等二三营进入阵地,日军已到桥东。只听“轰隆”一声那钢桥不见了。桥上的日军,一齐坠落到沟底。有的朝天,有的匍地,缺腿断臂,都为他们的天皇尽忠了。
   三日之后部队仍在涧沟村这里集结整训,  这里什么也没有,连桥的痕迹都没有。当地人说这里从未架过桥。老几辈了只有涧沟南面那座便桥象栈道一样,沟通着涧沟东西的交通。
  故事讲到这里,那个姓冯的象说书先生要收茶钱一样,嘎然而止。
我问那个姓冯的“当时你在几营?”他说 :“ 我当时是一营、一连、一排的中尉排长,就守着桥东的滩头阵地。离桥只有三十公尺。”我说:“那你说那座桥为什么突然有了,又突然没了。这又不是桌椅板凳,说搬走就搬走。”他对着我的耳朵悄声悄气地说:“我亲眼看见,真是关帝显灵,哪里是桥,是关帝青龙刀的刀柄。我眼看日军已拥向我的机枪口上,我隐在一个故冢的蒿草丛里,一梭子弹没打完,那桥一下被周仓抽回去了。日军坠沟,周仓擦刀,都看得一清二楚。那次仗后,  我们全排弟兄都到关帝庙进香磕头,我信了关公!”
责任编辑:福贵 

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
昵称:
内容:
验证:
网站维护:QQ:258341599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
备案/许可证编号为: 晋ICP备10006428号-2 技术维护:QQ258341599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